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yum2010的博客

老渔民的温馨港湾--欢迊您

 
 
 

日志

 
 
关于我

九团三营十四连.团武裝连.酒厂。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2010-09-26 21:4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松花月亮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散会时已经是晚上5点,我看着表,很是遗憾。这个时间,还能去哪里呢?天虽然还是大亮,城市却将很快停止运作:无论是商店、公园还是博物馆,都少有6点以后还营业的地方。老板打算去看维米尔的画展,因为那副著名的“戴珍珠的女孩”就收藏在距离Delft只有十几分钟车程的海牙。
       “要不要一起去?”老板发出邀请。
       维米尔的确很有吸引力,但如果在荷兰只来得及看一个画展,那我一定会选择去看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纪念馆。对于我来说,女孩那圆润温柔、略带忧伤的眼神在照片和赝品中看看也就足够了。想到这里,我很坚决地拒绝了老板:“不好意思,我要去阿姆斯特丹。”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老板大人这一次没有掩盖住自己的惊奇,他彻底呆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我要去阿姆斯特丹"这个新闻,对于他来说比两个月前的“我要去亚马逊”更有冲击力。是啊,一个良家女子,平时又总是文雅稳重地作出淑女状,这一次竟然在夜幕降临之际独自一人去逛著名的黄赌毒中心,这是一种什么精神?或者说,这是在发什么神经?
       “好的,”不愧是老板,果然淡定,“明天早晨8点40在大厅见,别迟到了。”

       于是,疯狂的月亮独自一人乘上了驶向荷兰首都、北方水城、世界性都阿姆斯特丹的火车,开始了一场另类的旅程。
        阿姆斯特丹有三宝:水城、靓妞、Weed草。梵高美术馆早已打烊,但天色尚早,正是欣赏第一“宝”的时辰。我晃出车站,向运河边的码头走去。
        距离码头越近,失望就越浓。荷兰人不受拘束的性格在首都阿姆斯特丹表现得尤为突出。车站里阴暗,车站外杂乱。古老的建筑被横七竖八的人行道和有轨电车撕扯得乱七八糟,任何角度都留不出一道完整的风景线。无论是从文化的韵味、还是从人们的气质上来比较,这个所谓的“大城市”比Delft或Gouda这样的小镇都要差得很远。
阿姆斯特丹中央车站:
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 松花月亮 - 月亮场
 

车站外的广场:
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 松花月亮 - 月亮场
 
车站外景:
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 松花月亮 - 月亮场

         我看看表,正是晚上9点多的时辰。街上人烟稀少,这里就是夜生活繁华的阿姆斯特丹?我有些意外。好在码头已近在眼前,落日映照在码头上,别有一番灿烂的异乡味道。扶着桥上的栏杆沉吟良久,我突然醒悟过来:阿姆斯特丹的水城之美,正是要在夜色的衬托下才会更加迷人。我误打误撞,选在了最合适的时间来欣赏这些以公主、王子来命名的运河,来体味它们骨子里的贵族气质与眼波中的现代风貌。落霞、月色将如何融入这城市的灯火,演绎出一片梦幻般的粼粼波光呢?
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 松花月亮 - 月亮场

          船慢慢地驶离港口,窗外是宽阔的入海口。波涛很急,托起了满天的霞光。在古老的航海时代,这个入海口停泊了欧洲各国的船只,也轻易地奠定了荷兰这个小国几百年的繁荣。而正是在这同一时代,中国逐渐堕为封闭守旧、腐朽沉重的"老大中国",即便是梁启超疾呼“少年中华”之梦想,却也只能拖着病体穿着粗气被世界远远地甩在后面。只是一个港口,却不只是一个港口。开放与不开放的区别,主动开放与被大炮轰开的区别,自恃甚高的“老大中国”与意识到危机、去拼搏去学习的“少年中国”的区别,或许到今天,还有许多人没有悟透吧?
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 松花月亮 - 月亮场

          一路风景很美,帆船,教堂,断桥,石墙。突然想起卞之琳那句著名的“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了。现在的我,不也是在船上看着小桥和行人吗?只是这一来,更像极了这个城市的过客。
[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 松花月亮 - 月亮场
 
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 松花月亮 - 月亮场
 
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 松花月亮 - 月亮场
 

 
         天逐渐黑了下来,泛舟水中,有些困倦。那就睡吧。耳机里的英文讲解絮叨不停,不外乎就是这条河是以哪位皇族命名的、那个教堂又建于哪年哪月。花了数十欧元买个睡觉的机会虽然不太划算,但闻着河流的湿香、沐着城里的月光,做个好梦倒也不枉费这良辰美景。

         醒的时候天已经大黑,船也慢慢靠岸。迷迷糊糊中,我道了声谢便走下船去。身后似乎传来几声气愤的唠叨,不懂荷兰语的我直到走出了二三百米才注意到自己手里攥着的小费忘了给。算了,反正你骂过了--我走掉得更加坦然。不是君子。
         刚才还几乎空无一人的广场,这一会儿怎么熙熙攘攘起来了?而此时,已是半夜十一点半。空气中漂着浓腻的大麻香味,人们三三两两勾肩搭背地前行,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些瘾君子。阿姆斯特丹的夜生活时间已经到了。我整理一下衣装,向灯红酒绿的深处走去。

迷路在荷兰(8)小桥流水皇家 - 松花月亮 - 月亮场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